不来方狐狸。

You're not alone.

Miss(中)

小学生也要写文自己爽系列又来了_(┐「ε:)_

-----------------------------------------------------------------------------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射进窗的时候,Root已经早早的离开了Shaw的小房子,顺便她还将Shaw的门锁给重新弄好了,撬开然后修好这是她每天都在做的事情,比起光明正大的打开Shaw的家门她果然还是喜欢用撬开的方式。


现在她正坐在办公桌前连接着新号码的手机查找可能存在的威胁,她今天的身份是普通的公司职员,而她身后办公室里的小管理正是The Machine给出的新号码。


Root检查了号码先生手机里最近一周的通讯记录和所有短信邮件,同时也黑进了他的电脑,唯独有用的一点就是发现了号码先生是个业余黑客,至于那些每天对工作的抱怨和对家庭关系的牢骚好像并没有令人感兴趣的地方。看来只能启用方案B了。多么麻烦!放在以前她肯定直接拿枪指着人脑袋问问题了!Root心里想着叹了口气。


当她把跟踪了一天的目标从Samaritan特工的枪口下救出来的时候,可怜的号码先生都已经被吓的吐词不清了。他将给他带来杀身之祸的信息告诉了Root,关于在2天前他黑进Decima某电力公司无意截取到一份奇怪的加密信息的片段。


将号码先生安置好之后,Root买了个甜甜圈打算去地铁站见见她的Sameen所喜爱的那条狗也顺带慰问慰问大难不死的Reese。可她才刚刚踏进地下站台就听到了里面的两个男人似乎在争论着什么。


“Mr.Reese!在这件事情确认之前我认为还是暂时不要告诉Ms.Groves比较好。或许只是The Machine出了什么问题。”


“Finch,还记得吗,你以前说过的它从不出错,况且它还会自我修复。而且事实证明也是如此。你的机器绝不会给出无意义的号码,不是吗?”一个低沉的男声询问道。


“But,The Machine在这个时候给出Ms.Shaw的号码实在是太……太让人觉得匪夷所思了。”


后面的话被Root自动省略了,在听到‘Ms.Shaw’的时候她的心脏猛的跳了一下,下一秒她冲了出去打断了Finch和Reese之间谈话,她知道Finch知道什么而且还打算瞒着她。将有关Shaw的事情瞒着她。


Root一向是个高傲又目中无人的人在她眼里世上的人们只不过是‘Bad code’罢了,能让她真正意义上信服的只有‘她’和‘她’的创造者Finch了。而现在她却罕见的双眼夹杂着怒火看着Finch。


她听见自己的声音在打颤“Harold...”


Finch像做了坏事的孩子一样被突然出现的Root弄得手足无措,连忙想去遮挡电脑上的信息和桌上的资料。却被Root抢先一步,映入眼帘的是Shaw的资料,确切的说是迄今为止Shaw所有身份的资料。


纸包不住火,既然被撞破了Finch也知道是不可能瞒着Root了,无奈只好老实交代起来。今天原本跟往常接起电话拯救人们的日子没有什么两样。但在Reese成功解救了号码回到地下站台没多久,难得的Finch竟然又接到一连串号码,这使他有点心神不宁,如今纽约的黑帮都销声匿迹躲在没人的角落而HR又早已解体,他很担心是Samaritan又有新动作了。


可后来他发现这一连串号码都只不过是同一个人的身份伪装,而这个人就是他们小分队曾经的成员Sameen Shaw。这让他感到非常的疑惑,不是他不信任Shaw但以当时证券交易所的情况来看他不认为Shaw能存活下来,而且The Machine也要求停止了对Shaw的搜救。他的潜意识已经告诉自己Ms.Shaw已经不在了。那这串号码要么是The Machine出了什么问题或者就是Samaritan布下了什么陷阱。


而这些都不能告诉Root,天知道那个疯狂的黑客女士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在Shaw的事情上Root肯定会失去理智,Reese是执行者他并不会运用黑客技术来保护小分队而且介于情义,他也有可能为了Shaw陪着Root一起闯入敌人大本营,所以作为小分队的头脑司令台他必须保持理智。就算这样会显得他毫无人情。


Finch说完了整件事情的经过见Root从刚才开始就一直盯着桌上的资料一动不动的,他还以为Root总算学会了理智。但事实是对于Shaw的事情她从不会理智,以前不会,现在更不会。


Root盯着桌上Shaw的资料,突然想到今天号码先生告诉她的那份来源于Decima的奇怪加密信息片段,只有3个单词“clean restartSam”。她反反复复的将这个3个单词念了几遍,Finch听着有点不明意义的望向Reese,Reese摊了摊手他怎么可能明白Root这个高智商黑客复杂的大脑里正在想些什么。


Sam不是Samaritan而是Sameen?clean?他们要清除什么?restart?他们又要重启什么?答案几乎呼之欲出!Root被她自己的想法吓的一身冷汗。如果真如她所猜测的……她不敢再往下想。现在她只知道Shaw还活着,而且她正需要自己的帮助。


“Ms.Groves我们能花五分钟理清这事吗?”Finch舔了舔嘴唇紧张的望着Root,只要能让Root停下来他就有说服她的希望。


“我们上次谈这问题的时候,我还真信了你的话,也信了The Machine。”在Root心里The Machine是完美无瑕的生命体,所以她一直亲切的称它为‘She’,但这次她却是脱口而出说的‘The Machine’。


“这可能是个陷阱!”Finch停住脚步,提高了分贝。


“不Harold!上次我听你和The Machine的话停止了搜救,但‘她’现在给出了Shaw的号码!Sameen还活着!Harold,她还活着!她一直都需要我们的帮助,而我现在就要去见她。过了这么久才去找她,她一定会很生气的。”即使Root笑声很甜但也掩盖不了她尾音中的颤抖,可以想象出她是有多么的激动。The Machine给出了Shaw的号码。对Root来说这个是好消息但同时也是个坏消息。


好消息是她心心念念日思夜想的Sameen还活着,而坏消息是她正面临着生命危险。


Root不再理会Finch径直走向储物箱去拿自己的备用弹药。Finch看着决心已定的Root似乎还想说些什么却被一旁站着看戏半天的Reese打断。


“Finch,我认为Root说的对。既然The Machine给出了Shaw的号码,我们就应该试试。”Reese对着Finch挑了挑眉毛,又转向Root露出了他标准的龙猫式笑容“所以Root,我们现在应该去哪?”


“Maybe is Decima的电力公司。”


未完待续……

-----------------------------------------------------------------------------

估计下回就完结吧。。吧?(´-ι_-`)

【这么坑哪有人看啊喂!

Miss(上)

就算是小学生文笔也想写肖根文!!

其实写的自己觉得爽就够了!!!

至于会不会太监。。是甜是虐额。都看命吧=L=

----------------那么正文开始------------------


他一直紧盯着面前的屏幕,生怕遗漏了什么重要的信息。


距离Finch失去Reese的联系已经几个小时了。这使他的神经一直处于紧绷的状态,以至于丝毫没有察觉到有人进入了这废弃的地下站台。


“Hi,Harry。”除了键盘敲击发出的嗒嗒声和一旁Bear咬着骨头玩具的声音这突然响起的甜腻女声让Finch的身体明显被惊的微微一颤。只有一个人会这样称呼他,那个如同猫一样的女子。自从the Machine要她停止对Shaw的搜救以后Finch便再也没见过Root。


Finch旋转着座椅使整个人侧转过来礼貌的看着身后的Root如释重负,他抿了抿嘴唇“Ms.Groves,很高兴能再见到你,实际上我正需要帮助。”


“当然Harry,‘她’告诉我你可能需要帮助。”Root耸耸肩嘴角微微上翘,走到一旁的长椅坐下低头撕着手上的包装袋“让我猜猜,应该是那位都市传说西装男出了点什么问题。”


Finch注意到了Root手中拆开的包装袋,地铁站里飘散着一股浓浓的黄芥味。是公园熟食店的毕翠丝 莉莉三明治,那家的三明治有Shaw最爱的作料,所以Shaw每次购买都是放了足够分量的黄芥和辣椒,当然是没有一滴蛋黄酱的。可是他记得Root应该并不喜欢黄芥辛辣的味道,她甚至都不怎么吃辣椒。


Finch想了想还是问了出来“Ms.Groves,恕我冒昧。我记得你好像是不吃黄芥和辣椒的?”


“哦Harry,一成不变的人生多无聊?”Root敷衍回答“And 我觉得你现在应该更关心关心John。你们上次联系是在什么时候?”


“几个小时前,Mr.Reese保护新号码躲进阴影地图的范围后,我只听到一声枪响就再也没有消息了。虽然Samaritan获取不到信息,但是我们同样也失去了联系。坏消息是Samaritan的特工也紧跟着进入了那片区域。”


坐在长椅上的Root咬了一口黄芥三明治眉角不经意的皱了皱,但Finch并没看到“我想这种事情Lionel应该能提供比我更多的帮助,可‘她’却是叫我来的。你做了什么了吗?Harry?”


“Ms.Groves...我跟Mr.Reese已经达成一致,决定不再牵扯他人了。毕竟已经发生了那样的事情。。”Finch旋转着座椅重新面对着电脑屏幕,他不敢看着Root的眼睛。


那样的事情,Root知道Finch所说的指的是什么——Sameen Shaw,那个在证券交易所牺牲了自己的人。如今在Finch嘴里却像忌讳什么一样都不敢提起Shaw的名字,只说‘那样的事情’。


“现在连她的名字都不会提起了吗?”Finch一时语塞,Root放下手中的三明治走到Finch身后看着屏幕上标记着Reese最后出现地的红点。


“I'm sorry,Harold.”她听见自己说。



-----------------------------------------------------------------------------


当耳机另一头重新出现Reese的声音时,Finch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Mr.Reese你还好吗?号码先生是否安全?”


“哦Finch能再听到你的声音感觉真好。我们麻烦的号码先生已经交给Fusco了。我马上就回来——”明显Reese话还没说完手机就被人抢了去,Finch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是谁。


“嘿!眼镜仔,要不是那位飞越疯人院小姐打电话给我,你或许就得给我们的神奇小子收尸了,弹尽粮绝的跑到这里幸好手机恰巧挡了一发子弹……”Fusco不停的碎碎念着。


Finch听着Fusco的抱怨良久才说出“Thank you Detective.”


那头的Fusco听到这话停下了碎碎念,沉默了2秒道“嘿,眼镜仔中国那句话怎么说来着?一根绳上的。。”


“一根绳上的蚂蚱。”Finch补充道。


“对!好吧你们这些整天坐在电脑跟前的人就是比我懂得多。那谁。。的事情,I know 你们有你们的想法,但别变成陌生人好吗?”


“Of course”Finch用几乎轻不可闻的声音回答,然后挂断了通讯。看来等Reese回来他们要重新讨论讨论这个问题了。


是Root联系的Fusco,让他们又牵扯到了一起。但或许他们之间的关系早已撕扯不开。可也多亏Root联系了Fusco救了Reese一命。


“Thank you, Ms.Groves.”Finch站起身来打算礼貌的给Root道谢,可环顾四周早没了Root的人影。只留下长椅上的余温和一个只咬了一口的黄芥三明治,还有Bear正在咬着的甜甜圈。除了Shaw以外,Finch和Reese从来不会给Bear吃甜甜圈,即使Bear对他们摇着尾巴。看来这个甜甜圈是Root留下的。



-----------------------------------------------------------------------------


纽约的冬天总是特别的漫长,Root拢了拢身上的黑色外套,完美避开Samaritan的监控。在繁华的街道上快速穿行。


“Fine,任务完成。你知道说服不了Harry所以才让我出马?”Root嘴角微笑向她的上司提出问题。当然是没有回答的,在这种非常时机,Root很少有机会能跟The Machine说上话的,她也明白The Machine也一定知道Reese平安的消息。


Root依然笑着缓缓说着仿佛与自己无关的事情“看着Harry因John焦头烂额,束手无策的样子让我想起Sameen了。我当时是不是跟Harry一样?”


Root知道回答她的依旧是一片寂静。失去了Shaw的Root冲动又令人畏惧,谁知道Root下一秒会为了救Shaw做出什么事情来。而The Machine很清楚这一点,所以‘她’要求停止对Shaw的搜救,但却无法停止Root对Shaw的思念。


Root轻车熟路的撬开了Shaw的家门,右耳却难得的响起了The Machine的声音。是一则提醒,也是警告。


“Yes,I know以我的身份不应该长期停留在一个地方。他们只用扮一个人,而我要扮1000个人。but 我只是希望至少夜晚的时候我能在这里,Please...”

The Machine一直没有回音。Root就只当‘她’是已经默许了自己的行为道了句“Thank you”


Root打开冰箱拿出一瓶伏特加放到床边,她的酒量并不好,简直就是那种一碰酒就醉的人。而现在却只能依靠着微量的酒精她才能入睡。如果不依靠着酒精,她几乎一闭眼就能回到那天的证券交易所,能听到自己撕心裂肺的尖叫,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电梯外Shaw中枪倒下的身影,和最后看到的Martine举枪指着Shaw的一幕。每每夜里惊醒枕头面早已湿了大片。


房间里还留有Shaw的味道再加上Shaw所喜欢的酒,来给自己换一个可以入睡的夜晚,挺不错的Root心想,也许只有这样她才能在醉后催眠自己告诉自己Shaw还在身边。


“Sameen...Where are you? Please talk to me...I miss you.”


-----------------------------------------------------------------------------

未完待续。。。

文笔不好,大家看着玩就好,切莫当真!